买马网站/买马资料/网上买马网站/6合总彩网上买码/网上怎么买马/香港买马开奖网站/
买马开奖结果查询/买马开奖网站/今天开奖结果/6合开奖结果/买马生肖/十二生肖买马资料


 上一周,很忙碌,没有多余的时间思考,一溜烟 就到了下一阶段要干的事情。值周、住宿,然后配合政教工作,荒废了正业,缺了时间研究教学内容。学校的工作总是一个萝卜一个坑,不挖洞,不播种事情永远在那里。想要奢侈的翘回班,似乎已经不能够,如今回想,是否该后悔当初翘课不够多。怀念大学的时候了,乐小朋友问我干吗去,就是不知道干嘛,所以要去。
  回想大一的我,很懵懂,第一学期都不敢选修,很规矩地遵守学校的条条框框,按时上课,到了想回家的日子,周五还要向普通话老师宋清秀请假,然后换来她一脸的不乐意。大一的晚上,想要听选修,开头的几次,却会在教室门口逗留,徘徊着思索我是否有资格进去。
  半个学期下来,好像懂得一些,然后不断给自己安排课程,回忆都会觉得惊慌,天知道我那时候怎么会有精力想要修这么多门课——
  俄罗斯文化我旁听过,商务英语我旁听过,日语我听过,最终因为没能记熟五十音表而自动放弃,这三门课都是在外院听的,在二是二的小间自修室,我还练过一段时间粉笔字,粉笔字的内容是宋词,曾几何时,李清照的婉约词我都背诵过,可如今,残留脑中还是高中之前的那几首,无非是看了熟悉,不看了忘记。
匆匆跑到十六幢去听应用心理学,然后自学那个完全在现实生活中用不到的VB,每周两次,每次两节,然后一次上机课,问蒋要了资料,第一次我荒废的,因为不愿意半途而废,第二次我决心一定要拿下它,花了半学期,莫名其妙地居然过关了,我记得当时成绩是63分,没有学过高等数学果然是很为难的,那个莫名其妙的程序毫无作用。不过我明白了计算机的窗口时怎么调出来的,为什么设计好的脑中能够按时响起,为什么横幅中的电子屏幕能够每隔几秒显示出需要让人知道的文字。这是学习VB唯一的作用,哦,还有一个作用,是帮助拿到了奖学金,因为文科学这个有加分。十六幢的拐角,我还学过旅游与文化,没有坚持,因为十六幢好远。

陈全是个长情的男人,如果那个故事是真的,他会成为我的偶像,如果那个传言是真的,他也是个够幸福的男人。东哥的课我在最后一堂才喜欢,但他的讲话方式我不怎么能接受,听不懂得感觉。卢培栋是我欺负过的人,讲过很多年我想成为问题少女,但是我却循规蹈矩很多年,终于在那一年,我与卢培栋对上了,他的忠厚、老实、好脾气,让我有机会欺负他,然后圆梦。事后倒是有点后悔,中途他说了句话我没听见。年华流逝,我在前行的路上,留下越来越坚实的足迹。即使到了旅程的结局,我也不会忘记,曾经有这样一方土地,陪伴在我的身边,让我收获了知识,让我学会坦然地面对成长的悲欢离合,然后目送我离去。你还好吗,我的小学?
 

  香港6合总彩开奖067期/2014年香港开奖记录/2014年香港开奖记录068期/069期070期/071期/072期/073期/074期075期/076期/077期/078期/079期/080期/081期/082期/083期/084期开奖结果/香港6合总彩085期开/香港6合总彩086期开/香港6合总彩
 开奖087期/香港088彩开奖结果/香港089彩开奖记录/香港090彩开奖时间/香港091彩开奖直播,

  人文楼是家,很亲切地感觉,在这里完成了专业课几乎所有的课程,难忘张宗祥那份变态的试卷,结果居然还有82分,喜欢爽在试卷中留下诗文,告诉张你有多么的变态,听朝凤讲二燕好像是通宵的,可是对于临时抱佛脚的孩子来讲,那一次似乎无效。想念25-208灿灿的酒窝,清清坏小孩总要偷偷留意他的裤子,我独钟情雅雅,当然喜欢他不在第一学期,世界上古史好难,到现在我还没搞清楚那些个猿人谁是谁,谁该是谁。也不知道那些个石器时代,谁是谁,谁的界限是谁。喜欢班主任文史兼通的讲解,他的儒雅之风是我垂涎额,可惜他的话十句我有两句要听岔。诸葛达是个好人,似乎很多人都亲切地叫他达达,我也是其中一份,可惜他抛弃了,在学年论文选题之际,他就把我划归了赵志辉,原本我的选题,从张爱玲的小说中看民国社会,把文学和民国都选上了,可是最终我居然跳到了世界史下美国史,美国史擦边的国际史,国际史中的美国与亚太地区,那个小小弹丸之地关岛,更莫名其妙与军事、政治有了交集。叹人生,就是如此差强人意。不过辉辉还是个好人,虽然偶尔那语气不咋地。(更有雷人句,与纯清对话,同学,你咋不吃个鸡蛋昵?)当时的纯清傻眼,她正巧那天啃个白馒头。可畏是唯一的女老师,历史系唯一的副教授,讲得内容是最熟悉的鸦片战争之后的事儿,龚国庆总在课件中体现些许文采,据莎莎的经验,在他那儿的论文白痴点的内容分数高,水平高的他看不懂要说你抄。王加丰是个很有水平的人,他的思想层次很高,刚刚的前会我才有冲动去把打过崛起看完,他的西方文化史讲得很好,资本主义发展史我也听得认真的,苦于本人水平有限,在那些个卷子上话不出高论。这方面荆山玉有思想。龚剑锋是能把空话扯两节课甚至三节课的人,许多人愿意修他的分,但是我始终坚持能不选就不选。
   除了那些个必修课和专业选修课,旁听课历史系的学生禁止再选,既然如此,那么旁听,大一的孤独,让我选择每天晚上都有课听,于是我走进了雅雅的教师,宗教文化概论让我一下子喜欢上雅雅,他的经历,他的气度,他的个人魅力,从此,我自恋地称自己为雅迷。借用中文班的粉丝团来的,据说中文班黄宝富的支持者称为黄瓜。我旁听过诸葛达的民国时期的文化,旁听过灿灿的中国民俗与文化,本来还想听王加丰的美国史,可惜了,没把想法变现实。
  学校规定六个学分的选修,我都贡献给了文学,终于让选修的分成了体系,中国古代文学,儿童文学,世界文学,那个毛竹生我还在课堂上批评过他,当然是他不好,把我的笔记拿过去看了,结果我对他有中肯的评论——我听得是三门选修中最不认真的一门,不是我不想听,是因为老师实在不好!哈,我不知道当时看到这句话的他是如何感想。年少轻狂的时候,其实不应写,应该当面指出来。如今自己成了老师,某学生说,老师他刚还在骂你,那又何妨,谁没被人在背后骂过,不过那些是小人,我尽量争取做大人。
 那个法政和工商大楼我上过数学课,张东东到现在还被清清记恨着,我在学高等数学G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陈伯良,他在的话,我的数学一定能够考得很好的,可惜了高中的时候我没有学过微积分。最后的考试多半靠背,现在我完全不懂什么叫做微积分。在那里经常要参加通识一的考试,神啊,中国的教育什么时候才能摆脱马克思主义思想,毛泽东思想,邓小平理论,三个代表理论,本人缺乏政治敏感细胞,最后一次政治考试——考研,64分告终。
  吖!不知不觉到了此时,暂时停笔吧,大学那些事儿,原来不像我脑中想得那么不堪一击,它还是给我丰满的记忆,有空待续!本来是来叙述一周的事儿的,毕竟值周,好多见闻的,看了跑题了!
  


 雪园本是竹林的。记得刚入学时,印象最深刻的就属那片青翠劲拔的竹林了。站在教室前扶着栏杆,风吹时看那竹林真是惬意的事。远远看去,深深浅浅的绿色在阳光的照耀下,温柔而含蓄。这种美丽不同于花儿的妖媚,而是一种耐人寻味,沉默着的美。亲爱的小学,你可知道,

     你一直在我的记忆里安详的微笑?

   后来竹林被改造成了雪园。竹子们被运走,随之而来的是雕刻着不同诗句的精致的石头。竹子们所依存的土地也被铺上了光滑的大理石。雪花纷飞时,我们总是来雪园里打雪仗堆雪人。最有意思的是几个同学排成一列,相互扶着对方的腰,在大理石上玩“滑雪”,我们喊着口号,像是在雪中飞翔,能听到寒风掠过耳畔的旋律呢。偶尔大家一起摔倒,爬起来扑掉身上的雪,相视一笑。我喜欢坐在大大的石头上默念石群上所雕刻的诗句:“遥知不是雪,唯有暗香来”“梦里清江醉墨香,蕊寒枝受凛冰霜”……看着纷纷扬扬,纯净的白色雪花把世界覆盖,然后就在这静谧中发个呆。

买马网站/买马资料/网上买马网站/6合总彩网上买码/网上怎么买马/香港买马开奖网站/
买马开奖结果查询/买马开奖网站/今天开奖结果/6合开奖结果/买马生肖/十二生肖买马资料

粤ICP备05106989号      www.julipipe.com